桜、きみにとどけ

【KK】Lost (十九)ABO

不要伤害你自己....除此之外怎么都行╮(╯﹏╰)╭

__徐卷卷:

全篇预警:ABO世界观ABO世界观ABO世界观,有二设,生子有,育儿有,激烈行为有,刀有,糖有,车有,狗血有,失忆梗有,恶俗有。逻辑无。

不喜误入不喜误入不喜误入。


想QA了。想物理老师美术老师了。




19.【你有什么好哭的?】



“好久不见啦,小悠真!”

今井笑了起来,捏了捏悠真的小脸,将孩子抱了起来:“悠真是不是长高了?变重了哦。”

“有哦!”悠真用手指比了一个距离,自豪的说:“长高了2公分!”

今井爽朗的笑声和他那清爽又热烈的信息素十分相衬,他抱着悠真站了起来,礼貌的望向始终站在玄关没动的男人。

注意到今井的视线,悠真积极的向他介绍说:“那是光一叔叔哦!”

被点到名的男人慌张的看过来,那张英俊的脸上满目苍夷,写满了兵荒马乱。光一根本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声线,他只能勉强压低了嗓音:“你好,我是堂本光一。”

今井点了点头:“您是名人,我知道的。我是今井翼。”说着他看了一眼堂本剛,那人慢条斯理的用手指翻转着手机,半点搭话的意思都没有。

今井正斟酌着要说点什么,光一率先开了口,语速快的要命,但丝毫掩饰不住其中的颤抖和慌张。

“你..你们在谈事情...那我回避一下?我去...我去楼下买包烟....”

说着还没等今井回答,他闪身出了房门,毫不迟疑的掩上门。


今井愣愣的发问:“这位先生抽烟吗?”

明明他问的是堂本剛,回答他的却是小朋友清脆的声音:“不抽的哦~”





堂本光一的确不抽烟。

以前抽过,每个人都有艰难的时候,这种时候香烟是一种很好的舒压品。后来他觉得作用不大,就戒了。

即使这样,他还真的从便利店买了包烟,躲在楼下安全通道的抽烟处一根接着一根的点燃。他靠着墙壁注视着外面,生怕错过任何一个路过的人。

缭绕的烟在他的脸上似乎蒙上一层雾,让那个藏在拐角的男人显得有些可怕。手指和口舌迅速染上苦涩的味道,光一微微咳了一声,将香烟叼在嘴里,从口袋里翻出嗡嗡震动的手机,眼睛被香烟熏得发涩,他眯着眼眨了眨,划开手机屏幕,进来了一条讯息。

长濑发来的,贴了一张成分报告。

陌生的名词让光一皱了皱眉头,索性一通电话打了过去,那边很快被接了起来。


“光一?收到了?”


光一又咳了一声,说:“看不懂,这是什么?”


“你给我的药,查出来的成分,基本确认是一种非处方的抑制剂。”


“抑制剂?”


“对。说是抑制剂,其实称为调和剂比较恰当。你知道那种长期服用抑制剂导致信息素紊乱处于易感期的Omega么?他们的信息素会膨胀到一个极限,而且会最大程度的影响到周围的人,非常危险。还有就是在战争时期被迫改造的人,天生相斥的信息素也会引来骚动。”


“有听说过,和这个药有关系?”


“这种调和剂就是压制极度紊乱信息素的一种药。”


光一摁灭手中的烟,沉声问:“你是说他是因为信息素紊乱才服的药?”


“对,他不是普通的Beta,这种可能性最大。但是这种药一直不允许被公开售卖,原因就是带来的副作用非常大,并发症有很多,经常性头痛,失眠,情绪失控,严重的则会导致永久失去信息素自控力,还有...记忆错乱,甚至失去记忆。”长濑停顿了一下,似乎思考了一会,继续道:“不过,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信息素紊乱....这估计要深入了解才知道。”


光一从口袋里摸出香烟,颤抖手指捏住烟盒磕了两下,才将一根烟重新叼在唇上。过了半晌,他才再度开了口:“明白了,谢谢。”


挂上电话后,光一慢慢将那根没点燃的烟拿了下来,和已经空了大半的烟盒一起攥在掌心里。

信息素紊乱...

不是普通的Beta...

切除腺体....

导致失去记忆....


这些关键字串在一起,似乎形成一个模糊的框架,光一愣愣的盯着墙角,脑子里过了无数的可能性,每个可能性都让他透不过气。


他想知道一切。

他必须知道。


这几年来,从堂本剛离去,到他再回来。光一自己筑起了一座不坚不催的堡垒,他缩在里面委屈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,他的怨气和愤恨将他变成了一个面目全非的人。

他甚至做出了想将过去掩埋,和堂本剛从现在开始的决定。

他一直在逃避,逃避探究过去,逃避堂本剛离开的原因,逃避这所有的一切,在那段难熬的日子,他把这一切都想到最坏,所以他生怕这些成真。

他只是没想到,反噬来得这样快,掀起的巨浪将两个人都击的粉身碎骨。


到现在他才反应过来,其实很多事和他想的不一样。

甚至背道而驰。


令人恐惧的往往不是一时的冲动,而是冲动后的冷静,这时候的所思所想,无一不是如同锥心刻骨般的指控。



堂本光一不知道自己这样一动不动的站了多久,久到外面已经铺上暮色。

终于,他等的那个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。

光一将手中已经皱成一团的烟盒丢进垃圾箱,快步追上去。


“今井先生。”光一对着那个诧异看过来的男人歉意的欠了欠身:“我等了您很久,很抱歉,能耽误您一些时间吗?”
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
两个人就近找了个还算安静的咖啡馆,坐着聊了很多。

说是聊,不如说是今井单方面的陈述。

今井是个温和的人,他低沉的声音还算平淡的说着他了解到的事情,从头至尾都没有任何指控的言辞。

但是他的每个字都仿佛嵌着锋利刀刃的滚石,将光一的每一寸骨头都砸的粉碎。


“你是悠真的父亲,我想你有权知道这一切。”

“其实说真的,如果前辈没再遇上你,也许这些事会被带入坟墓,毕竟没再遇上你之前,他过得也不算坏。”


“前辈来找我帮忙的时候,事情已经到了瞒不住的地步了,他一个人实在是撑不下去,才来找的我。”

“一个Beta,会孕育生命本来就十分少见,极度紊乱的信息素根本压制不住,强行注射的抑制剂也没用,就连我...一个已经成家的Omega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,更何况别人。他逐渐衰败的身体机能,也根本无力承受信息素的控制。”

“为了不让危害性扩大,不让他丢了性命,我必须让他做出选择,一是服用副作用极大的违禁药,二...是引产。”


“我建议他放弃孩子。”


“也许我现在说这些,会显得对悠真很不公平。但是在当时,我和望美姐都希望他能放弃孩子。因为那时候根本无法估量,一个beta孕育孩子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。”


“但是他拒绝了。”


“我们当时都无法理解,因为他始终不肯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,不肯说究竟发生了什么,我们都以为,最起码这个孩子是个意外,一个意外,放弃了不行吗?”

“但是他坚持要生下来。”


“他那个时候在我们的询问下反复的搪塞,说再等等,他还没想好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现在不合适,可能会惹麻烦,所以想等到孩子出生.....”


“但是他没能等到。”


“服药后副作用渐显,他开始断断续续失去记忆,副作用远不止这些,那个过程比你想的还要艰难。生下悠真的时候他大病了一场,险些丢了性命。”

“他躺了3个月才醒过来,忘记了所有有关这个孩子的记忆。”


“望美姐说,既然他忘了,就当这个事没发生过,他说都不肯说的事情,必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。”

“其实我并不赞同。”

“前辈是个特殊的Beta,我查阅过很多古老的病籍,这种独隐性只能被个体影响的体质,十分稀有,甚至无法用医学解释。虽然悠真出生后,他除了头痛和心悸的反应再没出现过信息素紊乱的情况,但是长期服药,始终不是办法。”

“就算我想找寻根源,也根本无从下手。”

“前辈希望能安稳的生活,所以我只能缄口不言。”


“我曾经猜想,特定Alpha的标记,才是解决这件事的根本办法。现在再次见到前辈,几乎证实了我的想法,他现在的状态很好。”

“前辈提出切除腺体的事情,我不会帮他去做,我也希望你能让他打消这个念头。”


“堂本先生,见到你的时候,我想我或许知道,前辈当时说的不合适,会惹麻烦是什么意思了。”


“您是公众人物,您的职业和普通人不一样,有太多双眼睛看着您。”


“但是麻烦从来都不是一个人造成的。”今井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,终于说了最重的一句话:“不过我在医院工作,见多了这种不负责任的Alpha。”


光一半垂着头,紧握着咖啡杯的手指发着抖,今井的这句重话,和前面他诉说的那些比起来,其实不算什么,光一的喉咙剧烈滚动了两下,还是试图辩解:“这些....我都不知道,我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离开我,我找过他的。”


“....我找过的。”


无论什么申辩,在此刻都显得苍白无力,他甚至无法直起脊背正视今井。

今井口中所说的那些话,那个时候的堂本剛,究竟是什么样子?他一闭上眼就好像看到那些艰难的情景。他经历了什么?他承受了什么?


今井看着面前这个几乎被无形的东西压垮的男人,除了有一种为前辈出气的快感之外,也有些于心不忍。

今井叹了口气,再没多说什么。







光一一个人在咖啡馆坐了很久。


他回去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个透。他握着那冰冷的钥匙,却迟疑的没有插进锁孔。

他像是经历了一场残酷的战争,那将他折磨的千疮百孔,颠覆了他所有的认知。除了痛,他失去了其他所有的感知。


所有曾经的他以为....

在今天都变成了一场自以为是的笑话。

那天他如同一个疯子一样控诉堂本剛的言语之刃,此刻正狠狠扎在他自己身上。


可是他并不知道这一切。


光一麻木的想,他不知道,不是吗?

这样能不能稍微好受点?


毫无作用。


那段日子,他没能在他身边,仅仅这一条,就让他痛不欲生。

更何况,他现在动了切除腺体的念头?


这些天他承受的痛苦,比以前所有加起来都要巨大无数倍。他以为被抛弃的6年,愤恨和怨气也把他折磨的几乎发疯,但是都无法与现在相比。现在他每呼吸一口气,都伴随着痛楚。


光一又在门口站了很久,他终于鼓起勇气打开门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点了。这种时候,悠真一般已经睡了。

光一本来以为空无一人的客厅,居然还亮着灯,那个平时一回家就对他避而不及的人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书。

堂本剛合上手中的书,随手放在茶几上,站起来朝卧室走去。

光一根本来不及多想,快步追上来挡在他面前。

“我们....能谈谈吗?”

光一看着面前那个面色冰冷的人,那个人垂下的眼睛一丝余光都不给他。

“你不想和我说话,那你听我说好吗?”

堂本剛充耳不闻,像是绕过一个障碍物一样侧身绕过光一走向卧室。

光一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强迫他回过身,光一双眸通红一片,开口的声音低哑:“我错了,你怎么惩罚我都可以.....”

光一的喉咙抑制不住的发出一声哽咽,他吞了口气才继续说:“不要切除腺体,不要伤害你自己....除此之外怎么都行....我恳求你.....”

两滴眼泪毫无预兆的砸了下来,直直滴到堂本剛被握住的手臂上。

两个人均是一愣。

堂本剛难以置信的抬起头,终于看向光一的脸。

那人赤红的眼睛蒙着一层雾,他呆愣的看着落在堂本剛胳膊上的眼泪,有些没反应过来,他眨了眨眼睛,更多的眼泪争先恐后的砸了下来。光一赶紧慌乱的擦了擦,那泪水仿佛不受控制,越擦越多。

堂本光一这个人,已经十几年没在别人面前落过泪了。

被手用力擦拭的发红的眼角,睫毛上满是泪珠,他怔怔的看着堂本剛,墨色的瞳仁里满是他的样子。


他终于愿意看他一眼了。


堂本剛神色复杂,他从没想过会看到光一这种样子。

这个男人在他面前,如同他塑造的固有形象,坚硬的像一块铁,这个坚不可摧的人,居然也会哭?他的心头五味陈杂,皱起的眉头像个扣死的结,也让他跟着眼眶酸涩。


“你哭什么?你有什么好哭的?”


“对不起....”光一忙不迭的开口,生怕错过了和他说话的机会,因为说的太急,喉咙滚出一声哽咽,显得他非常委屈。


就像是悠真做错了事,被堂本剛狠狠训斥时候的样子。

堂本剛咬起嘴唇。


这个人就是很狡猾,明明做错事的是他,反倒显得他最可怜。


他想走,却被紧紧钳住手臂。

那人的脸显出一丝青白,短短几天,就消瘦了许多。

和他四目相接的眼睛深沉的透着墨色,蕴含着说不出的悲伤与苦楚,那情绪的感染力迅速扩张到肌肤相接的手臂上,让那块被握住的皮肤都发着疼,让他寸步难行。

“对不起...对不起....”带着嘶哑的低沉声音反复道着歉,握住他的手用力,在低喃的声音中将他拉入怀中拥住。

堂本剛想挣扎,却被结实的手臂紧紧搂住腰背,那人在他耳边低声呢喃,一边将脸埋进他的颈窝,没一会那里就一片湿润。

堂本剛动了两下,最终还是安静下来,就这样任他抱着。


在他的印象中,他们从来都没像现在这样拥抱过。


毫无杂质,有温度,被整个圈在怀里紧紧拥住,让他产生了一种被珍视的感觉。

其实他从来不曾对光一卸下防备。

即使他答应了光一的求婚,即使他们肌肤相亲,即使他们有了最亲密的关系。光一在他面前始终是反复无常,显山不露水。


而现在,说没有动摇,是假的。

堂本剛这个人,对特定的对象总是会心软。而堂本光一,又偏偏是他的命门。


紧拥着他的男人闷闷的声音顺着他的脖颈爬上耳垂:“对不起,我不信任你,我口不择言....”

“我....我不应该标记你....”

堂本剛僵了一下,立刻推开光一,紧皱的眉头透着冷意:“你说什么?”

被推开的人搭耸着肩膀,垂着的眼睛上睫毛还挂着水汽。

堂本剛抿起嘴唇,牙齿在唇口内侧重重研磨了一下,疼的钻心,他的心越来越沉,几乎要陷入黑暗,良久,他才再度开了口,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:“你是说,你本不想标记我?”

光一抬起眼睛,他仓惶的看过来,满眼尽是小心翼翼。他的嘴唇张了又合,反复了几次,都没吐出一个字。

堂本剛胸口愈来愈冷,他的手握住衣服下摆攥了攥,那掌心已经一片冷汗:“你.....”

“剛,”光一低下头,闷声闷气的说:“我不想骗你。”

“我想标记你....”光一顿了一下,继续说:“有发情的因素在,但是我想,我对你....”

此刻笨拙的舌头反倒成了绊脚石,任光一满腔复杂的情绪都没办法变成语言吐出来,他急切的想找到合适的措辞,能说出窝心的话,能把心赤裸裸的捧出来递到堂本剛的面前,但是所有的语言在口腔里打乱,却怎么都拼凑不成完整的句子。

“剛,”光一抬起头,纯黑的瞳孔里翻出隐忍的巨浪,满是恳求:“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你不能让我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,就给我判死刑....你不想受到我的信息素影响,让我来想办法,不要切除腺体.....”


“我爱你。”


所有的语言最终只化成这三个字,除此之外,堂本光一再说不出别的了。


房间内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
静的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。


堂本剛移开眼睛,将目光落在地板上。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放慢了呼吸,似乎怕呼吸声惊扰了谁。


“我不会的。我还有悠真要照顾,我不会冒这个险。”




上天还是仁慈。

至少让他看到了光。




tbc.......



祝我糊生快!

再来一发
表白饰演银魂真人版高杉的堂本刚
*✲゚*。✧٩(・ิᴗ・ิ๑)۶*✲゚*。✧
迷妹kya~

表白银魂真人版
期待了好久